华体会app-奈雪喝下乐乐茶,新茶饮已容不下腰部玩家?

2024-07-11

摄影:界面新闻 范剑磊

文|斑马消费 陈晓京

乐乐茶终究还是被收购了。买下它的不是喜茶、也不是元气森林,而是奈雪。

这笔5.25亿元的奶茶行业股权并购案,究竟释放出了一个怎样的信号?

当行业整体的高增长不再,资本的热情逐渐褪去,行业内的兼并就将开始。

饮下乐乐茶

这应该是新式茶饮行业金额最大的一笔收购案。

12月5日,奈雪的茶披露,将通过股权收购和增资的方式,合计5.25亿元,间接持有“乐乐茶”运营主体上海茶田43.64%股权和相应投票权,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。

根据相关协议,交易完成后,上海茶田董事会由7名董事组成,其中4名由奈雪方面委派(包括董事长)。这就意味着,乐乐茶创始人郭楠将就此交出大权。上海茶田的总经理一职,仍由现任CEO李明博担任。

在中国高端现制茶饮品牌中,乐乐茶是较晚创立的一家。2016年底,才在上海开出首店。而在此之前4个月,发端于广东的喜茶,已拿到了高达1亿元的A轮融资,掀起了资本助推新式茶饮的狂潮。

即便如此,喜茶、奈雪等高端头部玩家,尚未全面开启全国扩张的步伐,给乐乐茶在上海大本营的发展,留足了时间。

乐乐茶是1991年出生的郭楠创立的第7个品牌,他17岁开始涉足餐饮行业,且集中关注咖啡、甜品等细分品类。另几名联合创始人,则有十多年的商业地产从业经历。

乐乐茶是典型的海派,产品主打“茶+软欧包”,与奈雪的茶相似。其各类创新,总能俘获一众拥趸。

2017年6月,乐乐茶推出“脏脏包”,风靡一时,一战成名;其后,又陆续推出“脏脏茶”等脏脏系列产品,奠定了其网红属性。

据了解,乐乐茶当前门店数在140家左右,在高端现制茶饮品牌中,门店规模仅次于奈雪和喜茶。

2020年和2021年,上海茶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.28亿元8.70亿元,税后分别亏损0.21亿元和0.18亿元。

从2018年开始,乐乐茶已从一级市场拿到了多轮融资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以及红星美凯龙等,都有参与其中。不过,其最后一轮融资停留在了2020年7月,投资方为龙柏资本。

2021年中,乐乐茶屡屡传出被收购的消息,喜茶、元气森林都曾是绯闻对象。

据传,当时收购方给出的估值是20亿,而乐乐茶创始人团队认为被低估,理想的估值是40亿。最终,各方没有谈拢。

这次,奈雪以12亿估值,拿到了乐乐茶第一大股东之位,是不是算捡到了一个大便宜?

尽管通过股权收购,奈雪将乐乐茶变成了自己的联营企业,但这次交易并没有断送乐乐茶单独上市之路。

协议约定,当乐乐茶在业绩考核期(2025年-2027年)任意年度,满足约定指标,且符合纳斯达克、纽交所、联交所上市条件的前提下,奈雪将协助解决同业竞争等上市路上的问题。

以价分层

目前,中国大约有34万家现制茶饮店,以产品价格为标志,划分出明显的高、中、低端分层。

奈雪、喜茶、乐乐茶等,为高端品牌的代表,产品平均售价不低于20元,且主要以直营模式拓展店铺,门店总数约在3500家左右。

截至今年9月末,奈雪共有门店973家,期内已新开门店超过200家。每年的第四季度,为传统开店高峰,全年门店总数肯定突破1000家。

尽管门店数量不断增长,但受外部环境影响,奈雪的经营业绩呈现出恶化的趋势。

今年上半年,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滑3.8%至20.45亿元,经调整净利润由盈转亏,从上年的0.48亿元,变为亏损2.49亿元。同期,公司门店经营利润为1.96亿元,同比下滑49.2%;门店经营利润率为10.4%,较上年同期下降8.8个百分点。

创业初期,奈雪一直主打大店模式。选取各大城市的核心商圈,200平米以上的店面,现场布置烘焙间,以及精致装修承载第三空间的消费场景。

各项成本不断叠加,奈雪只能提高产品售价,以保证一定的利润率。奈雪的茶曾以27元/杯的平均售价、43元的客单价,成为中国最贵的奶茶。

中端现制茶饮市场,因其受众更广、市场规模更大,竞争也最为激烈。

古茗、书亦烧仙草、沪上阿姨、茶百道、都可等品牌,借助资本的力量,在全国范围内不断攻城略地,同一个商圈、同一个居民区,这些品牌扎堆开店,近身肉搏的情况屡见不鲜。

原本偏安于长沙的“排队王”茶颜悦色,逐渐尝到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苦果,已快速向邻近的武汉、南京等城市扩张。

似乎只有被都市白领瞧不起的蜜雪冰城稳坐钓鱼台。它在自己专注的低端市场,借助成本管控优势,和加盟模式,将门店总数做到了2万多家。2021年,公司营收过百亿,净利润超过19亿元。这个水平,足以将中国任意一家新式茶饮品牌按在地上摩擦。

两头挤压

为了解决店型选择与扩张速度之间的矛盾,从2020年11月起,奈雪推出PRO店,面积为80-200平米,这样一来,为店面的拓展提供了更多可能性。

目前,奈雪新开门店均为PRO店,未来,在标准店的租约到期后,将陆续转为PRO店。希望借助店型的改变,来实现降本增效的目的。

过去,乐乐茶也是以大店的空间感营造见长,180-260平米的标准店、260-400平米品类更加齐全的标杆店、旗舰店则融合了旗下所有子品牌,面积达400-600平米。

如今,乐乐茶也开始变得务实。正在筹备启动“LELECHA FRESH”门店计划,这种面积在60平米左右的店铺,投资更低、成本更优,能很大程度上缩短投资回报周期。

不过,从公开披露的数据来看,奈雪门店类型的变化,并没有带来运营效率的提升。今年上半年,奈雪客单价从上年同期的43.5元降至36.7元,店均日订单量从488.9单降至346.2单。

喜茶的手段则更狠,逐渐开放加盟,借此加速占领下沉市场。

与此同时,高端品牌正在通过降价,来争取更多用户。

今年2月,喜茶高调宣布,年内不再推出29元以上的新饮品,并承诺所有产品年内不涨价。作为最直接的竞争者,奈雪紧随其后,宣布大幅降价,更是将轻松系列茶饮的价格,最低打到了9元。

喜茶和奈雪的表现,已是对中端茶饮市场的一次明显试探。

一直聚焦下沉市场的“雪王”,也在借助一轮又一轮品牌造势,逐步向一二线城市扩张势力范围。目前,蜜雪冰城正在向深交所主板发起冲击,意图摘得“A股奶茶第一股”。一旦成功上市,“雪王”需要寻找更大的增长空间,和更新的故事。

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报告,2020年中国新式茶饮增速为26.1%,2021-2022年降至19%左右,未来2-3年,增速将进一步放缓,为10%-15%。

当高速增长的红利不再,行业兼并重组就将开始。

本文为转载内容,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。乐乐茶132联名焦虑笼罩新茶饮,又一个因“翻车”道歉的是乐乐茶15天前出版社回应乐乐茶联名鲁迅引争议:正在跟进,联名以乐乐茶为主体15天前-华体会官网